养生百科 搞笑图文 生日密码 周公解梦

2014我想告诉你的那些事

好久不见,好久没有联系,好久好久,那些散落在天涯的你们过得还好吗?知道吗,我很幸福,希望你们也很幸福。站在2013的尾巴上,这个华美而又冰冷的年代如此令人心神不定,那些空间转过的说说,被渲染过得祝福,都在眼角掠过,被扩散在整个坚硬的城市,那个令你惆怅的加减法又开始浮现在脑海,2014减去1995等于19。原来,你又大了一岁,你错过年少,多了一份成熟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辗转着新的人生。但你要知道,你的身后还有一群人默默的祝福着你,即使很久都没说过话。……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一年的尽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到了,只是彼时,我们天各一方,人世音书,仿佛六月的一转身便是沧海桑田的幻象,诚然,岁月在淬不及防中与我们抽身而去,很多情愫都经不住斗转星移的变迁,只剩下时过境迁的轮廓,而我却清晰的记得那个发生在一个叫做仙桃的小城里的人和事,这一切的一切永远也不会随着一三年季末的风而消逝……

2013年的夏天,你毕业了。十八出头的样子,一脸稚气,一脸茫然;长叹了一口气,便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,记忆并未如同童话中所说的湛蓝,而是无所事事的东游西荡;那个夏天,依稀的印象是同学庆功宴上喝的大醉,ktv里撕心裂肺的嚎叫,还有那个躺在床上睡得不知晨昏日暮安静时光……那些说好旅行的你们,却在种种原因下一推再推,直到那封不知何时寄到的通知书告诉你,其实有些事现在没做,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去做了,那时,你才知道原来两个多月里,什么也没做,而你,散散漫漫,就这么度过了这个被称为最长的暑假。没摸过笔,没看过书,没想过那个深恶痛绝的学校…………

2013年的夏天,你终于知道了毕业是什么?也许就是一群人惶恐不安的从同一个起点朝四周分散而去,愈来愈远,愈来愈远,似乎永远也不会重合了。而你也义无反顾的离开了那个十八年来落魄而又邋遢的故城---仙桃。

人总是在拥有的时候患得患失,在失去的时候后悔莫及,而你也一脸茫然的顺着铁轨开始了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。那一年,那些人那些事便随着一闪而过的锡光纸而定格;记忆里是《同桌的你》的零散片段:“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……”。一个天南,一个地北,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滋味,犹如一封未曾投递的无效信,写尽心中万千情愫,诉与谁人说。

你还记得吗?三年前,你结识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出书人,他叫王后熊,你冷眼相对着教辅封面上的“小样”,两年前,你茫然的数着日益叠加的试卷,感叹着“生亦何欢,死亦何惧”,一年前,你拽着一本《三年高考两年模拟》,与一个叫做高考的王八蛋厮杀的血肉模糊。你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刺客,而它却是无坚不摧的制度,无论是夜黑风高的暗杀,亦或是光明正大的决斗,你都伤痕累累,但是最后那个狗血的结局却是你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,因为那些路人总是语重心长的告诉你:下一站便是天堂。你抹了抹那个欲哭无泪的日子,笑了笑,信了。在疲惫不堪中推开了那个被尘封了十八载国度的大门,那就是被传说代表自由与快乐的所谓的“天堂”。

直到现在,你才明白了世事难料,原来都怪你太年幼,世界会如此的颠倒黑白,十多年的梦境便在一个叫做“大学”的荒凉土地上轻易的碎了,碎了一地……

可惜你既不是文艺小青年,也不是斗志昂扬的奋斗哥,你既不会悲春感秋,也不会化悲痛为力量,你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你,在那个属于你的世界里面对手机上的冰冷屏幕,俯首深思,一遍又一遍的刷新着空间,偶而也会碰到一两句刺痛你内心的唯美句子,混混顿顿的抱着你的小理想度过属于你的轰轰烈烈的年头。每当我看到那个孤独寂寞的你,我总会问你在干嘛,你却总是淡淡的告诉我:忧伤以终老。

而我只想告诉你:快些仰起你那苍白的脸,你的青春它不长,不能用它来悲伤。

岁月如同一把杀猪刀,凛冽的刀锋将稚嫩的面容分割的面目全非,躲在某一个角落,你又开始怀念那些早已如同风消散的季节,那一群初中的死党,那一群高中的哥们,他们现在究竟在那里,此刻会不会站在不同城市的尽头,看着同一片星空。也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小说式的氛围,生活不是林黛玉,不会因为因为你的忧伤而风情万种;也许你还记得那一个个聚会,那些早已让你认不出的初中同学,那些笑容依旧的高中同学,也不知会在十年之后是一种怎样的情状。那个曾经的一个个同桌,那些上演过的悲欢离合就这么在岁月里一泻千里。而你清晰的记得,某个安静的午后,阳光安详的打在铅笔上,旁边是未画完的电子轨迹;某个晚上,你睡眼惺忪的看着那些反应来反应去得离子,抬头看看床头醒目的标语:杀进厦大,随后精神抖擞;某个清晨,在小巷慌忙奔跑的你……

可是生活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,那些如同随机组合的故事偏偏时不时的砸在你的头上,好痛好痛的感觉。你总是如此的感概,可是生活并像《中国合伙人》那样的振奋人心,朋友不会以万分之一的概率出现在的面前,而你只是孤军奋战;生活也没有《那些年》里的浪漫经历,你不是柯静腾,她也不是沈佳宜,你总会清晰的记得那个用笔头戳你衬衫的她,而此刻却不知道去哪儿了;生活也没有《小时代》里那个理想闪耀的城市,有的只是你穿梭的孤独寂寞的姿态……还好,我站在你身后,会默默无闻的支持着你,也许,你并不知道,我只是朋友的代名词而已……

你曾经幼稚的问我:北极星在哪个方向。我也曾很严肃的告诉你:在南方。你曾激动的问我:你的理想是什么。我也曾很正经的告诉:我要建一座名为双子星的大楼。你轻轻的问我:你要去你哪里。我也曾平静的告诉你:我要去天涯……

你还记得那些年,那些话吗?而这一切仿佛偷偷陨落的星辰被遗忘,而我却永远不会忘记,那一年,我们在同一方的境遇里许下了同一个承诺。五月天在《星空》的轻缓节奏中慢慢的拉开了那些年的记忆:“猎户 天狼 织女 光年外沉默回忆 青春 梦想 何时偷偷陨落 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 未来的未来从没想过 当故事失去美梦 美梦失去线索 而我们失去联络 。”原来到了这个时候,你才听出了陈奕迅《十年》中的味道:“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”。你常常想象十年后的摸样,到底是一种物是人非,时过境迁的样子。

书里说;岁月静好,人易老,其实一别就是一世。你永远也不会相信这么扯淡的句子,可是,直到现在,你才明白有些人走着走着就这么走散了。那个背着行囊早已在远方的你,那个被分隔在远方的他,没有了古人们“海内知己,天涯比邻”的情愫,只是两者的印象在距离逐渐抽离开来,慢慢的模糊,不知道哪一天会完全看不清。如果命途亦是如此,何必强求,随缘吧。

那个你,就是你,此刻读到这里的时候,我想告诉你:2014就这么到了。 新年快乐,我依旧是原来那个平平凡凡的我,我依旧是那个默默支持你的我,我依旧是那个我。你呢。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你呢?

自从你离开了这座小城,我们在不同的命途里开始了截然不同的生活,为了那个梦想,为了那些未完成的诺言,为了那场盛大的旅行。我们开始在不同的城市为了各自的生活各自奋斗,但是某一天两条直线也会弯曲,形成一个清晰的焦点,也许直到那时,我们才能真切的回忆这些年。你知道吗?“一颗心是永远不会因为追求梦想而受伤的”,那个曾经落魄,那个曾经颓废的你,向上吧!

在盛大的文字也无法阻挡时光的变迁,我们只是在有限的人生里做更多有意义的事,都将成为我们年老时回忆的资本,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,当你老了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那些海边追逐的少年会有你年少时清澈的笑容,那些徘徊的海浪有你中年时冷峻的面容,那片天地会沿时光回溯,重回这个不老的2013。

忘了告诉你:据《圣经》第二十七章的神论中所记载,当人们坚持在每年年末的时刻记录一段心迹,很多年后,那些所记载的事物会成为现实,因为这就是玛雅预言里所说的“凡尔效应”。你信吗。我信了。

也许这便是2014里最美丽的谎言吧。

从此刻,在新的一年里,你得以全新的姿态面对生活,因为,我想看到那个全新的你。向上吧!少年!属于你的2014!